主页 > 观点 >

何宝宏:从公共资源到生产要素有很长的路要走

时间: 2020-10-28 15:24 来源: 何宝宏
分享

       图片1.png

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


       如何从公共资源到生产要素,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比如具有无限复制型,这跟传统生产要素的差别太大了,资源差别太大了。还有通用性更强,就是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。还有是流动性远远高于传统生要素,还有更难确权定价,参与市场交易。中央各部委出台多个关于数据保护,网络安全等法律法规,只有法律法规是不够的,需要在机制上,比如数据的竞价,确权,数据的和约,激励,惩罚机制等等,这块是缺失的,还需要不断的研究,理论问题根本没有解决,还有技术方面的问题,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流通和交易离不开创新性的技术,没有新的技术突破,光靠政策和机制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

       我们看到在数据的流通和交易方面,我们的政策变得两难,我们要让数据多跑路,又担心它跑路,既要踩油门,又要踩刹车,既不能把油门踩得太狠,也不能把油门踩得太狠,要寻找中间状态。

       隐私计算多年的发展已经接近产业化,隐私计算两大流派是多方安全计算,还有可信硬件,这是两大基本思路。隐私计算在一些对实时流量不高的场景已经可以适用,多方安全计算,通过算法的优化,我们的评估,控制流程,全生命周期的数据交易中的信任和管理的问题,包括营销和风控,隐私计算在今年是一个投资的热点,会有人设计专用的芯片,这是可以想像的机会。

       另外一个技术就是区块链,区块链助力公共资源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,能够帮着你确权,共享的可信问题,存证的可信问题,无论是对于交易中心还是交易主体,都会带来很高的优势。我们现在民间的纠纷中,涉及到的电子数据在90%以上,我们需要可信的证据,可信的共享,无论对于交易中心还是教育主体都会带来好处。

       从公共资源到生产要素,我们以前认为数据是信息,数据到底是什么?整个世界都数据化,没有问题,但是数据到底代表的内涵是什么?数据是信息,是资源,是要素,也可能是垃圾,也可能是有害的垃圾,不一样。所以,我们原来说信息,到资源,现在是生产要素,有几个角度我们没有思考清楚,从公共资源到生产要素,我们现在提倡的是搞服务型政府,但是政府拥有的数据量是所有行业里最多的,是所有行业价值最大的,质量最高的。数字社会,数字时代,政府的数据如果仅仅停留在公共资源是不是够?如果不是停留在公共资源,难道我们要发展成生产型政府吗?整个数字社会中如何扮演这样的角色?没有经过专门讨论。另外,如何无缝嵌入?整个来看,我们数据的流通还处在男耕女织的时代,非常原始,很多政府和地方、企业做了一些交易中心,现在在普遍的进行转型和升级,政府的数据能用来交易吗?它属于公共属性的,我们民间也是这个问题,企业内部生产数据有49%,还有客户的数据,数据的流通和交易的时候,无论是法律还是机制,都还需要不断地尝试,让它变成真正可流通、可交易的。

    



责任编辑:张琳娜 投稿:ggcgtv@126.com


热门推荐

最新发布

热点视频